槟城传奇(下篇)‧薛仁贵塑像尅印度庙大鹏‧风水对阵流传百年

2020-07-18
[导读 ] 马来西亚华人的民间信仰随着时间的推进与在“本土化”的影响下,已与发源地中国的信仰内容大不相同。许多民间信仰与文化在与其他种族的文化与信仰磨合后,出现了许多属于本土特有的元素。槟城有不少的传说故事原本是……
槟城传奇(下篇)‧薛仁贵塑像尅印度庙大鹏‧风水对阵流传百年马来西亚华人的民间信仰随着时间的推进与在“本土化”的影响下,已与发源地中国的信仰内容大不相同。许多民间信仰与文化在与其他种族的文化与信仰磨合后,出现了许多属于本土特有的元素。槟城有不少的传说故事原本是属于其他种族的“鬼神”传说,本地华社不但将之“吸纳”,还将之移植入华人民间信仰当中。结果,本地华社流传的传奇故事或传说,总是带着一点“多元”的色彩,恰恰反映我国种族、文化和宗教多元的实况。摄影发烧友张炎全在收集槟岛传奇故事的过程中发现,除了观音亭广福宫“地灵人杰,石狮成精”的故事广为人知,槟城柑仔园路时代广场的Birch House以唐朝名将薛仁贵的塑像“对抗”印度庙的“大鹏金翅鸟”的传言,也在许多老槟城的内心佔据一个角落。“Birch House的屋顶从以前到现在都设有一个唐朝名将薛仁贵骑虎拉弓,箭在弦上的塑像,这个塑像所瞄射的方向,就是该Birch House对面的印度神庙。”他披露,根据老一辈的槟岛人的说法,这个塑像的存在是跟风水有关。不过,当他进一步追问有关事迹时却发现,坊间流传数个版本的传言。“第一个版本是指,在百余年前,Birch House是属于柑仔园路锡矿公司所拥有,当年的业主特别在建筑物的屋顶处置放象徵骁勇善战的大将军薛仁贵的塑像,并不是为了点缀建筑物,而是为了挡住其他建筑物所造成的煞气。”他说,Birch House刚落成时,常传出一些妖魔鬼怪作祟的事件,而熔锡场当时也不时发生工人因工死亡或受伤的意外,造成人心惶惶。“后来,因为传言闹得太凶,Birch House业主遂请高僧到该大厦作法降妖除魔,但却无济于事。”名将塑像化解相冲煞气他披露,业主后来辗转找到一名风水师前往堪舆,结果,风水师经推算后发现,原来是Birch House对面印度神庙里的大鹏金翅鸟雕像作祟,唯有唐朝名将薛仁贵才可降伏金翅鸟。“业主唯有依据风水师的说法,让风水师把`薛仁贵骑虎拉弓的塑像’安置在Birch House建筑顶端,据悉,薜仁贵的塑像被安置在建筑顶端后,该公司从此相安无事。”他说,另一个版本的传言则是即指Birch House大门正好与对面的印度神庙大门相对,造成两者相冲,所以,BirchHouse业主遂以薛仁贵将军的塑像镇守Birch House,以化解两者相冲所带来的煞气。“Birch House在被改建成时代广场之前,原是熔锡厂,并由李振和所创办,这位创办人是在事业有成后,即在熔锡厂中建了这座当年被命名为`成记大厦’的建筑物。”后来,李振和也招揽其他华社富商合股,并将之改组为东方熔锡公司。在若干年后,李振和更为扩充资本而与英国人合作,使得东方熔锡公司一度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熔锡厂。后来,李振和为记念英人股东,而把“成记大厦”改称Birch House。“Birch House这座历尽沧桑的建筑物,见证了成记熔锡厂当年的强盛及后来的没落。由李振和所创下的成记熔锡厂,从开始的炭火炉革新改为燃油到机械化,李振和堪称是大马的工业先驱者,为了表扬李振和的功绩,当年的槟州政法部门,还把熔锡厂命名为振和广场(Chin Hoe Square)。”他指出,所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东方熔锡公司后来因逢锡业低潮而被迫转手给ESCOY,不过,这家曾经辉煌一时的熔锡公司最终仍因种种因素而停止操作。据悉,Birch House的业主换了又换,但屋顶上的薛仁贵塑像却被保留了下来,至今仍默默守护着这座老建筑物。把孔雀说成金翅鸟对于Birch House的传奇故事,马来西亚孝恩文化基金会执行长王琛发认为,风水学上向来有“大门面向庙则有煞气”的说法,相信Birch House的创办人当年或是因为这项风水禁忌,而认定印度神庙内的大鹏金翅鸟神像导致熔锡厂祸事连连。“根据华人对北传佛教的好感,他们确实可能会把骑孔雀的印度神说成是被西天如来佛收伏的大鹏金翅鸟,毕竟华裔民间传说中也有由大鹏金翅转世成番将之说。”据他了解,Birch House屋顶上的塑像也曾被说成是由“鸟神”转世而来的番将盖苏文,以用来镇压对面的印度庙,并藉此减少祸害。他说,虽然一些华裔认为该印度庙与Birch House相冲,但许多华人仍在该庙每年庆祝神诞时,主动前往参加庙庆,有者还会向该庙供奉椰子。“华社避忌风水相剋的说法,但一些华裔每年仍照样到该印度庙拜祭,以祈求平安,这现象显示华社当中存有许多矛盾。”华裔也拜他族神明王琛发指出,华裔常以主观态度来看待其他种族或宗教的神明,并在未清楚了解与认识这些信仰的背景前,就把这些信仰的元素“带进”或化成华社信仰的一部份。“同时,华裔往往会以不同的概念及说法,把其他族群的信仰或鬼神带进了华社。我们也不难发现,无论被引进来的是马来人、印度人或泰族的神明,华人在供奉这些神明时,往往又会把本身拜神的礼仪用上,就连拜祭他族神明的方式都被`汉化’。”“虽然一些华裔会争相拜祭他族的神明,但他们多不会根据他族的方式来膜拜有关神祗,而是以华裔本身的拜神方式来祭拜他族的神明。”他说,这种现象显示,华裔在看待及诠释其他种族的鬼神信仰时是有偏差的。当然,这种方式也无助于华社进一步了解其他种族的宗教教义及文化内涵。“甚至在扶乩或问事方面,也会出现他族的鬼神,这远远偏离了华裔本身的宗教祭拜或礼仪形式。”他认为,华裔实际上并非“包容”其他种族的信仰,而是替其他种族的鬼神改名字,或增添一些不同的祭祀礼仪元素,然后将之变成华裔的神明,好让自己有更多的祭拜对象。建灯塔破坏风水?张炎全说,槟城的老一辈所知道的传奇故事远比年轻的槟城人为多,其中包括“英殖民地政府在直落巴巷建设长年不开灯的灯塔”、“英殖民地政府在日落洞建造内含照明灯的大型滤粪池”等,而这些传奇故事最后都是以“这是英国人用来破华社风水的阴招”为结。“由于上述灯塔及泸粪池在当时似乎不具有任何明显功能,所以才会引起老槟城人的关注,并认为那是英国人刻意用来破坏华社风水的工具。”他举例说,一般上,灯塔的主要功用是为船只指路,但当时少有船只经过直落巴巷的海域,所以,该灯塔根本起不了太大作用。“据老一辈槟城人说,在灯塔建成之前,直落巴巷的海域原本有非常丰富的江鱼仔,当地渔民也因为渔获多而过着好日子,但在灯塔落成后,该海域的江鱼仔剧减,渔民生计也因此受损。”疑建滤粪池断清龙宫龙脉张炎全披露,槟城老一辈民众也常说,英国殖民政府早年在日落洞建大型滤粪池,主要是为了克制当时坐落在风水吉位的日落洞清龙宫。“据说,英国人是在风水师的协助下,在该庙附近挖断该庙龙脉,并在附近建起大型滤粪池,然后池下长年亮着一盏灯,以把华人的风水削弱。”对于这些传说,王琛发却不以为然。他分析说,直落巴巷的灯塔实际上是来往船只的指路明灯,让船只不至于发生意外,而日落洞清龙宫附近的大型泸粪池的主要功能,其实是为了应付当时逐渐增长的人口。“钟楼大厦、滤粪池及灯塔等的建设,对当时的华人来说都是一些从未见过的科技建设,这些建设是为了满足当时的社会发展与人口需求而建,但对新事物认知不深的华裔,却反而因此怀疑英国殖民政府有加害之心。”/副刊‧报道:徐国栋‧2015.11.1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