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盒上旧商店照片资讯火柴盒收藏家拼老槟城面貌

2020-07-12
[导读 ] 对许多人来说,或许火柴盒只是用来承载火柴的一个小盒子。但对苏仁宗及柯亚女夫妇来说,火柴盒上的商标、电话和地址等,却是他们当年时代辉煌的象徵,也反映出槟城早年的面貌。过去曾在船务公司工作的苏仁宗交游广阔……
整理盒上旧商店照片资讯火柴盒收藏家拼老槟城面貌对许多人来说,或许火柴盒只是用来承载火柴的一个小盒子。但对苏仁宗及柯亚女夫妇来说,火柴盒上的商标、电话和地址等,却是他们当年时代辉煌的象徵,也反映出槟城早年的面貌。过去曾在船务公司工作的苏仁宗交游广阔,常有水手与国外好友赠送他礼物,而火柴盒便是其中之一种。经日积月累后,他所收藏的火柴盒数量逐渐增加,而他也因不愿辜负友人的好意,一直细心收藏这些火柴盒。对于他喜爱收藏物品的嗜好,妻子柯亚女从不感到厌烦。“以前,人人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我嫁给了苏仁宗,也只好支持他所作的决定。还记得当初槟威大桥刚刚建好时,当局既推出槟大桥邮票及首日封,但因为他工作繁忙,我便代他排队购买和收集这套首日封。”亡夫藏品送知音保存两人相识相知成为夫妻已近半世纪,但比妻子年长8岁的苏仁宗最终因罹患肝病而去世,享年79岁,留下无儿无女的柯亚女独守空居。自丈夫离世后,她在旧居住了几年后,毅然决定搬往新家。然而,因新家空间有限,无法一一收纳丈夫的收藏品,所以,她过后开始找寻同好,好让丈夫的遗物有个好归宿。“丈夫的收藏品很多,包括邮票、电话卡、陶瓷品和火柴盒等,但我不愿把他的心血以标价的方式出售,反而希望能找到真正喜爱这些收藏品的人,让他们继续收藏。”现年82岁的柯亚女虽无儿无女,但却有近10个谊子谊女,目前,她丈夫的大部分收藏品都暂由这些干儿女保管,唯独火柴盒则送给她通过工作而认识的邱文辉。自13岁起便担任电话清洁员的柯亚女,至80岁方才退休。由于她常到各公司清洗电话,所以,她从中结识了许多公司的职员,而邱文辉便是其中一人。“比起丈夫的其他收藏品,火柴盒的收藏价值较低,因此,也较少人愿意接手。所以,我曾不断询问各个公司的职员,直到有人告诉我,邱文辉愿意接手这些火柴盒,我才把这些火柴盒送给他。”由于邱文辉喜爱火柴盒上的贴图,并认为那是“老槟城的一块拼图”,因此,他愿意接纳并珍藏这些火柴盒。拟分享火柴盒的故事在刚刚接手苏仁宗生前所收藏的火柴盒时,邱文辉并未发现这些火柴盒的价值,而只是把它们当作苏仁宗的遗物来收藏。由于工作繁忙,这些火柴盒便一直被他深锁家中,直至许多年后,他因转换工作跑道,且工作时间鬆动,他才得以仔细整理及翻看这些火柴盒。“我刚取得这些火柴盒时,槟城尚未入遗,而我也只是感到火柴盒上的火花很特别。直至槟城入遗后,全民对文化遗产的意识提高,许多老店铺都被一一翻新,我才发现这些火花都代表着一家家老店铺的历史,而我也这才开始整理这些火柴盒。”为与大众分享这些火柴盒上的“故事”,他準备找出这些印在火柴盒上的店铺资料,然后把资料附在火柴盒上,让民众可以藉着火柴盒的“火花”看到槟城旧时的一面。“不过,为了表示对柯亚女的尊重,我决定先取得柯亚女的同意,才动手处理此事。但因事隔多年,我和她早已失联,所以,我只好通过旧同事探问柯亚女的联络方式,最终获知她已退休,并已搬离旧居,所幸她的手机号码依旧。“虽然她已把火柴盒送给我,但这毕竟是她丈夫的心血,所以我还是希望能先徵询她的意见。在取得她的电话号码后,我因担心她会拒绝我的请求而犹豫了许久,不过,我过后把心一横,拨电询问她是否同意让我公开她丈夫所收藏的火柴盒,幸获她爽快答应。”火花反映槟旧饮食地文化外形四四方方,小巧玲珑的火柴盒看似平凡,但早期却是许多商家喜欢用作宣传的管道之一。尤其是贴在盒子上的火花(贴画),更是彰显每一个火柴盒的独特性,所以,邱文辉喜欢以“老槟城的一块拼图”来称呼这些火柴盒。虽然苏仁宗夫妇收藏的火柴盒上的贴画并非全是槟城老店铺的图画,但身为槟城人的邱文辉却决定先整理出与槟城有关的火柴盒,以便儘快找出印在这些火柴盒上的店铺的资料。此外,火柴盒亦具有名片的作用,因为盒上除了印有商标,还附有地址、电话号码等资讯。而这些资讯,也间接透露出旧时槟城的另一面貌。“这些火柴盒都代表着旧时槟城的饮食地文化,如大多数火柴盒上的地址都围绕在安顺路、中路和槟榔路等。从中也可看出早期的人口大多聚集在这几条路中,因此,餐厅也都在这几条路上开业。”若仔细观察,不难发现火柴盒上的电话号码与现在的7个数字不同,当时的电话号码只有5个数字。“早年,电话并未在民间普及,当时多是商店食肆或富裕人家才会安装电话,一般百姓则鲜少安装电话。”火柴不易吹熄 渔民爱用旧时的槟城酒店不多,许多民众遇有婚姻喜庆活动时,多在住家外“办桌”宴客,或在饭店请客。邱文辉说,他希望经由列印在火柴盒上的贴图,整理出一个完整的故事。“旧时,槟城的大户人家都喜欢在喜临门或双喜楼设宴请客,因为这在当时是一种富贵豪华的象徵。在设宴期间,主办方多会在圆桌上摆放一盒香烟与火柴盒,犹如现今在喜宴上都会有汽水和啤酒一般,让客人尽情享用。一般上,在饭店举办的喜宴所採用的火柴盒必定是印着该饭店的资讯和照片,所以,我们可以通过这些火柴盒找到旧时槟城的面貌。”虽然现在已少人使用火柴,但据他所知,吉兰丹至今还有人在製作火柴。他说,製作火柴虽已是夕阳行业,但火柴仍然有打火机无法取代的特点,因此,至今尚有一些工业需要使用火柴。“在蒐集关于火柴盒的资料时,我发现渔夫都喜爱使用火柴多于打火机。这是因为火柴擦燃后所产生的亮度和热度较高,不易被海风吹熄,因此更方便渔夫们在海上使用。”虽然他希望写出每一个火柴盒背后的故事,但他却感觉自己力有未逮,所以,他希望能寻得愿意与他合作,共同谱写火柴盒背后故事的志愿者。此外,他也希望有商家愿意赞助资金,让他可以开办短期展览,让槟城人可以一览旧时槟城样貌。‧2016.06.2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