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双料自杀案‧嘴巴颤动似要说话‧妻爬到旁门求救

2020-07-01
[导读 ] (柔佛.麻坡24日讯)疑遭泼镪水和灌毒致死的江燕萍,案发后曾强忍剧痛爬到客厅的旁门求救,躺在地上嘴巴微微颤动像要说话,不过由于她的语音模糊不清,前来援救的邻居公众都听不清楚她到底想说甚幺。案发时人在现……
夫妇双料自杀案‧嘴巴颤动似要说话‧妻爬到旁门求救(柔佛.麻坡24日讯)疑遭泼镪水和灌毒致死的江燕萍,案发后曾强忍剧痛爬到客厅的旁门求救,躺在地上嘴巴微微颤动像要说话,不过由于她的语音模糊不清,前来援救的邻居公众都听不清楚她到底想说甚幺。案发时人在现场的公众阿成(化名)受访时说,週三早上9时许,他驾车经过案发住家时看到四五人聚集在事主住家前,屋前还停泊着一辆贩卖菜类杂货的车辆。“我看到他们神情很慌张,就把车停在路旁,下车一探究竟到底发生甚幺事。”民众听不清楚说甚幺他说,他走到案发住家客厅的旁门,看到一名女性(江燕萍)躺在铁门旁,双眼睁开和嘴巴颤动,而脸部出现灼伤的黄色痕迹。他当下的第一反应是要把奄奄一息的江燕萍救出来,但铁门却锁住了打不开,他们于是大声向屋内呼叫以确定屋内是有其他人。他说,当时情势十分紧张,大家都搞不清到底发生甚幺事。他发现江燕萍的嘴巴微微颤动,似乎想要发出一些声音,但大家都听不清楚她在说甚幺,因此,也无法确定当时江燕萍是在求救、喊痛或是想透露案发实情。他接着询问现场其他人是否已经拨电传召救伤车,旁人回应说已经拨电了,并相信救护车已在路途中。他衡量现场情况后,觉得首要任务是先把铁门撬开,于是叫旁人拨电传召消拯局前来协助,他则开车直接到诊疗所呼叫救护车。当他和救护车回到案发住家时,发现住家客厅铁门已被打开,较后追问才知道开门的是死者的幼子,幼子是在屋内的阁楼(暗楼)睡觉时,听到公众呼喊才来开门。这宗案件于週三早上9时许在武吉甘密的兰花园一间单层排屋发生,两名死者分别是江燕萍(45岁)及其丈夫傅金泉(48岁)。这对形影不离的恩爱夫妻,案发当天早上8时许,还一起到咖啡店吃早餐,相信返回住家不久就发生此案。男死者是在睡房里被发现,而女死者则在客厅旁门被发现,当时男死者和女死者已经奄奄一息,被送往医院急救后于中午12时许双双宣告不治。长女:恩爱父母齐火化週三双双离世的夫妻傅金权和江燕萍,他们的长女指父母是一对恩爱夫妻,他们将一同举殡火化。死者的长女週四在双亲的灵堂前强忍悲恸心情对记者说,男女双方家属皆不愿再接受採访,并希望大家能以同理心,体谅家属痛失至亲的心情。“爸爸妈妈是对恩爱夫妻,他们将一同举殡火化,希望大家对死者尊重,让他们在天之灵得以安息。”她说,她对记者到来採访新闻表示感激,但也希望记者谅解,逝者已矣,身为儿女的只希望父母能安息。住在礼让县武吉甘蜜兰花园的死者傅金权及江燕萍,遗体是于週四凌晨1时许被送抵住家设置的灵堂,他们生前的好友皆陆续到场祭拜,以示悼念。据了解,男方家中共有3男5女等8位兄弟姐妹,傅金权排行老二;江燕萍则是家中长女,有3位弟妹。相约週六唱歌友难接受噩耗在一场旗袍比赛中与江燕萍相识并成为亦师亦友的林爱玲说,她们原本相约于来临的週六去唱歌,如今燕萍却突然“走了”,令她难以接受。林爱玲是麻坡圆梦健美操中心的负责人,也是旗袍比赛的主办单位。她说,比赛于4月1日进行,她2月份时就开始与参赛者进行体态调整及走台步的训练,众人的感情也由此培养起来,她也成为江燕萍的导师兼朋友。“燕萍算是一位个性稍微内向的人,虽然她私底下鲜少主动搭话,但在众人一起聊天及开玩笑时,她都参与其中,与众人相处融洽。”她指出,对于所有的训练及綵排,江燕萍都展现了高度的配合,而且每一次聚会都是开心的,从没听对方提起任何不愉快的事。林爱玲说,当时的江燕萍获得许多参赛者的讚赏,无论在姿态、外型或台步上都表现得很好,但一直欠缺自信。最后,江燕萍夺下了季军。警列猝死案处理礼让警区主任沙烈指出,警方已证实男死者是服毒而死,女死者则是被镪水严重灼伤致死,案件没涉及他杀等刑事因素,因此列为猝死案处理。他说,警方在案发后已从死者家取走装有毒药和镪水的瓶子送往化验。“男死者所饮的是甚幺剧毒的农药以及女死者是死于何种镪水,必须等待化验后才能知道。”他指出,警方在命案发生后,已展开多方面的调查,并于下午4时许将死者的遗体从麻坡苏丹娜法蒂玛专科医院太平间运送至马六甲中央医院,让法医进行解剖以检验死因。“由于同时解剖两具遗体相当耗时,法医于週三晚近午夜才完成解剖调查工作,所以死者的遗体运返回武吉甘蜜住家已是週四凌晨1时许。”沙烈指出,经过警方一天的调查及家属的报案口供查证后,证实死者俩的死因并未涉及刑事成份。‧2014.04.2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