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天使(1)‧觉莲法师临终关怀‧让病患安祥离逝

2020-06-15
[导读 ] 出家之前的觉莲法师是名护士。看着末期癌症病人在死亡边缘痛苦挣扎徘徊,当下她却什幺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病人带着恐惧,孤独地一步步走向死亡,她痛苦异常。认识佛法了解生命的意义后,觉莲法师终于为所有临终……
临终天使(1)‧觉莲法师临终关怀‧让病患安祥离逝出家之前的觉莲法师是名护士。看着末期癌症病人在死亡边缘痛苦挣扎徘徊,当下她却什幺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病人带着恐惧,孤独地一步步走向死亡,她痛苦异常。认识佛法了解生命的意义后,觉莲法师终于为所有临终病人找到一个关怀的方式。她说,当死神悄悄临近时,一双温暖的手会伸过来,在他们耳边轻声地说︰“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的。”直到他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停止游走为止。“这就是临终关怀,它让每个临终病人在有限的时光里,安详地、舒适地、有尊严而无憾地走过人生旅程的最后一站。”助病人面对死亡现年69岁的觉莲法师在未出家前,曾担任槟城护士院院长一职多年。具备丰富医护经验的她在出家后,曾开设收容未婚妈妈及孩子的庇护所,目前则积极投入推广关怀癌症病人、爱滋病患者及单亲孩子行列。“但临终关怀和护士的情况却又有很大的出入,对护士来说,就是怀着一颗热爱生命的天使之心救死扶伤的。但是这并不等同于尊重生命。我们顽固地用高科技的呼吸机、起搏器等强拉硬拽着的生命是否值得尊重呢?热爱生命是否就意味着义无反顾地拒绝死亡呢?这是我们实实在在面临的伦理彷徨。”当护士时,她对一些病情恶化时,脸上长满蛆的病人曾感到害怕和噁心,她说,那其实是很不对而糟糕的心理,出家后,她决定不再袖手旁观,而是为所有临终的病人找一个属于他们地方,帮助他们适应病人病情的变化和死亡,帮助他们缩短悲痛过程,减轻悲痛程度。她说,认同死亡、理解死亡,坦然地看待死亡,就是她创立凈莲慈悲院的最终目的。“当一个人在面临死亡时会感到害怕,那就是他放不下,并不认同死亡,如果放不下,那他就会走得很痛苦,是一种不必要的心理负担。”她说,不理解死亡甚至害怕死亡的人,不会平静、愉快地告别人世,而是带着痛苦和恐惧离开人世。更为可惜的是由于担心、恐惧,抗拒死亡,这样反而加速了死亡过程,减少了本该安然享有的生命寿限。走进凈莲慈悲院,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希望”。这里宽敞明亮,床单、窗帘、会议厅、客厅、小型图书馆等空间都以温暖的家居形式布置,没有刺鼻的药水味,更没有医院的凝重气氛。放眼望去,病人们三三两两地坐着闲聊,愉快地喝着下午茶。阳光普照时,后花园还会有成排病人和看护们轻鬆闲聊笑成堆,或摇摆全身做运动。死亡,是两个人人都恐惧万分的字眼,谁也不知道死神什幺时候临近,但这里的病人却完全不当一回事,只是用力地感受和吸入每一分钟属于活着的空气。“我不怕,人到最终都会面对死亡,这里每个人都待我很好,我很开心。”颈部插着管子的喉癌末期患者莫先生这幺说。他说起话来虽然很吃力,但还是挤出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还不时用大姆指向我们举出一个“Good”的动作,来表达他对凈莲慈悲院的万分感激。莫先生:护士连夜帮我捉蛆听说,莫先生于前几个月被送进来时,颈部已长满了蛆,而且还发出一股非常难闻的恶臭味,靠近他的人都会难过得走避老远,当时的他,心情跌入谷底,除了因为害怕死亡外,他更强烈的感受到全世界的人都在嫌弃他,他简直生不如死。送进来两天后,莫先生颈部的蛆全被清理了,一两名耐心满满又一脸笑容的护士连夜帮他捉蛆、清理、消毒,不只恶臭味全然消失,当下糟糕的心情也被洗得乾乾净净。“这里环境很好,吃好睡好,每天都会有人来陪我谈天、问好,有时也会看到一些情况比我更严重的病人,但还是很勇敢的去对抗病魔的人,我更觉得我应该比他们活得更好,更坚强去面对。”现在的他不只心情开朗了,一有时间还会招集其他病人,一起到后院热身去。有时,甚至一个简单的微笑、一个关注的眼神,就是对临终患者最大的安慰。死亡是人生的一个终点站,然而并非人人都能理解这个道理,而临终关怀其实就是“死亡教育”的其中之一,通过从生理到心理对患者的细微帮助,来减轻他们对死亡的恐惧。然而,并不是每一个病人都能学会放下。床头的另一角,就有一位女病人别过了身悄悄地哭泣,另一位病人说:“她一定又想家了,亲人因为太忙都没空过来看她,身体情况又越来越差,自然就开始在害怕了。”这也是这里常会出现的心酸场景,对亲情的渴求是人们最普遍的心理需求,但临走的那一刻,却偏偏显得特别孤单。鼓励病患齐做运动一名60岁的退休教师叶先生就是在弟弟被送入凈莲慈悲院后,自告奋勇地在那里当起病人们的体育老师,每早9点半必定準时出现在后花园,然后带领着大家一起做健康运动,或许应该称他为“运动发动人”。“弟弟患的是肾癌,之前在医院时,情绪一直很低落,每天哪里都不去,一直都靠轮椅来走动。但来到这里后,这几个月来不只心境开朗了,在我鼓励下还会每日随我一起勤做运动。看到他活得那幺积极,我真的感动又感激,之后更主动鼓励所有的病人,和我一起做运动去,这里也成了我第二个家。”支持、依託和依靠叶先生说,凈莲慈悲院极度重视及顾及病人的心理状态,在这里过世的病人不少,但从来都处理得非常低调,不会给其他病人造成任何恐惧和心理负担。“无论病人身边有无亲人,在临终的时刻,这里都有有医护人员紧握着临终者的手,并且不断地在他耳畔轻轻地坚定地说别害怕,有我们陪伴着您。这样的关怀给他们一种支持、依托和依靠。有了这样的依托,病人的恐惧感便会慢慢消失,最后平静地告别人世。”因为这样的感动,让这个外人也成了这样的常客。凈莲慈悲院很多看护都是退休的护士,都是抱着爱心和关怀之心而来,大多数临终者生活不能自理,吃喝拉撒都在床上,因此临终护理工作特别需要不怕髒不怕苦,很不容易坚持,这也是叶先生最感动的地方。目前凈莲慈悲院所收容的病人多数属于末期癌症,包括初期癌症患者,这些患者皆因家人没有能力照顾他们、家境贫穷及迫切需要舒缓治疗及善终服务。而多数是离婚者、无依无靠的老人及赤贫者,甚至乞丐及流浪汉也曾收容,他们的年龄分别介于50岁至80岁。病童死前散播欢乐对大人,他们可以每日用心良苦地灌输死亡教育,但面对一些患癌小孩时,觉莲法师却表示,往往不知从何下手。“曾经有收容过两名分别5岁及10岁的小孩,5岁那小女孩,根本连最基本的死亡都不了解,所以最终我们选择什幺都不说,只尽管满足她心愿,让她快乐地离开,很心疼。”她说,但那名患眼癌的10岁小男童就不同,他对死有独有的见解,常把欢乐带给身边的人和病人,他让所有人明白,死并不可怕,他乐观勇敢地反安慰起家人,离开那一刻,所有的人包括看护都忍不住偷偷哭了,但他却是满足而平静地闭上了眼,是凈莲慈悲院最年轻也最坚强的小勇士。“我常告诉所有的病人,生命是生生不息地轮迴,此生的生命结束不是人的生命终点,而是另一个起点,所以佛教称死亡为‘往生’。而这道理,很多人都还是做不到,10岁的小男生却懂了。”临终关怀中的伦理问题‧尊重生命‧关注护理而非治疗‧注重生命质量‧尊重死亡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因此不加速也不延迟死亡‧协助病人安静地、有尊严地死去;去者能善终,留者能善留/副刊‧报导:林春莲‧2008.03.3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