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议会】潘伟斯:免沦为泳池重启加亨水坝滤水站

2020-06-13
[导读 ] (依斯干达公主城16日讯)前朝国阵政府搁置的加亨水坝滤水站计划将重新展开,柔佛州国际贸易、投资及公用事业委员会主席潘伟斯表明州政府不想建好的加亨水坝在没有滤水站的前提下沦为“大型泳池”。他今日在柔佛州……
【柔议会】潘伟斯:免沦为泳池重启加亨水坝滤水站【柔议会】潘伟斯:免沦为泳池重启加亨水坝滤水站【柔议会】潘伟斯:免沦为泳池重启加亨水坝滤水站【柔议会】潘伟斯:免沦为泳池重启加亨水坝滤水站【柔议会】潘伟斯:免沦为泳池重启加亨水坝滤水站【柔议会】潘伟斯:免沦为泳池重启加亨水坝滤水站

(依斯干达公主城16日讯)前朝国阵政府搁置的加亨水坝滤水站计划将重新展开,柔佛州国际贸易、投资及公用事业委员会主席潘伟斯表明州政府不想建好的加亨水坝在没有滤水站的前提下沦为“大型泳池”。

他今日在柔佛州第十四届第一期立法议会口头问答环节中回应反对党领袖拿督哈斯尼有关加亨水坝滤水站的提问时指出,工程在去年11月28日展开,却在今年1月3日被搁置,因此迄今只有加亨水坝完工,工程耗资5399万令吉。

他说,加亨水坝滤水站的工程原先涵盖水坝及滤水站,如今只有水坝,犹如是一个大型泳池。

“我日前与柔佛州务大臣拿督奥斯曼沙比安探讨后,大臣同意恢复滤水站工程,以避免2015年发生在居銮县的水源危机重演。”

料9月杪完工

他指出,加亨水坝滤水站的水源铺设工程已完成83.35%, 预计能在2018年9月底完工,前朝政府估计的总工程费用为逾1亿2700万令吉。

但是,据他所知有些合约是以直接颁发,希望联盟政府将以公开招标的方式进行,如此一来,恢复滤水站工程的费用将降低。

“说不定,增加了供水量,我们还可以降低水费。”

哈斯尼:供水量足够  政府没有必要浪费钱

哈斯尼说,重新展开加亨水坝滤水站计划将让州政府做出不必要的浪费,希望政府从长计议。

他在记者会指出,当初前朝政府搁置滤水站的原因不是水供不足,而是水的源头不足。

“现有的水源公司已将森波浪西区滤水站西区的供水量从原先每天6000万公升提升至8000万公升,加上森波浪东区滤水站每日供水量达3000万公升,每日输送给居銮县的水量多达1亿1000万公升。”

他说,根据水源公司的数据,居銮县每日的水供需求量只是9000万公升,现有的1亿1000万公升已非常足够,而且还有15%至20%的缓冲空间,这个量相信至少可以维持10年。

对于加亨水坝在没有滤水站的前提下沦为“大型泳池”的说法,他指出,按逻辑而言,水坝确实需要先建,每个水坝都有鱼,即使有人揶揄水坝是鱼池,也是正常不过的现象。他说,基于供水量足够,政府没有必要浪费钱在兴建滤水站方面,这才是实际减少开支的做法。

陈泓宾:4地方政府没盈余 下调产业税须探讨

柔佛州地方政府、科学及工艺委员会主席陈泓宾指出,州内有4个地方政府即使在完全不进行任何发展计划的情况下,依然有财政赤字,因此州政府需要深入探讨产业税下调的可行性。

他在州议会口头问答环节回应北干那那区州议员杨敦祥提出,州政府是否有调低产业税的计划,以减轻人民生活负担的提问。

陈泓宾指出,州内16个地方政府只有6个收支盈余,其余10个地方政府都面对亏损。

他说,有4个地方政府不进行任何发展计划依然有财政赤字,即东甲县议会、新邦令金县议会、礼让县议会及丰盛港市议会。

“其中,东甲县议会出现逾166万令吉的发展赤字,同时出现2万2000多令吉的行政赤字;新邦令金县议会有逾327万令吉的发展开销赤字,以及逾227万令吉的行政开销赤字;礼让县议会分别出现逾239万令吉及逾177万令吉的发展及行政赤字;丰盛港县议会则是出现逾186万令吉及逾148万令吉开销及行政赤字。”

他说,各地方政府产业税自2015年进行产业重新评估后,已经有下调,调整幅度介于0.05至0.2%左右。

玛兹兰:探讨性阶段  快捷巴士服务未喊停

柔佛州公共工程、基设及交通委员会主席玛兹兰说,州政府并未正式宣布会终止快捷巴士服务计划。

他在州议会口头问答环节回应反对党领袖拿督哈斯尼提出快捷巴士服务计划是否被取消的提问时指出,这项计划仍在初步研究阶段,包括探讨计划的合适性。

“因为州政府发现,要是将徵地等其他费用纳入估算,计划所需费用将超过国阵政府早前预算的25亿令吉。”

他说,快捷巴士服务计划有许多部份需探讨,包括拓宽车道的问题。他也说,这项计划需要获得中央政府的首肯。

关于“希望巴士”和“和谐巴士”有何区别时,玛兹兰也以“西蒂”和“法蒂玛”是不同的作为回应。

他说,儘管希盟政府会继续沿用和谐巴士的运作方式,但在道路的规划将会有所不同,除了会新增更多路线,也会检讨乘客人数仅有三五人的路线是否要取消,或是使用小型巴士川行。

他指出,在公共交通服务方面,除了巴士,州政府也不忽略德士行业的发展。

他说,州政府将探讨如何提升德士服务的素质和检讨德士司机的收费,尽量与电子召车服务的收费持平。

“德士也应该要有一个手机应用程序平台,方便服务使用者,也让德士司机不被其他的电子召车服务平台抛诸在后。”

迪沙鲁至边佳兰道路提昇  20亿工程没公开招标

柔佛州公共工程、基设及交通委员会主席玛兹兰指出,承包迪沙鲁至边佳兰石油化油综合发展中心道路提升工程的6家公司都是没有经过公开招标,直接委任的方式就获得7项总值20亿令吉的工程。

他在州议会总答覆环节时说,这6家公司都属不曾有承包过大型工程的经验,这引发柔州承包商协会成员的不满。

他在记者会时指出,这些工程的费用最少都有1亿令吉,有的甚至高达3亿令吉。

“但是,得到工程的是这些廉价、没有完成过大型工程的公司,有其中3家公司更是都在同个地址下注册,这个地址的公司也是一家‘着名’的租借承包商执照的公司,因此不排除这3家公司其实都是属于同一个母公司的可能。”

他说,这7项工程中,仅有一个工程已完工。

他指出,由于这些工程都是由联邦政府颁布和主导监督,州政府只能从整体工程进度和技术层面协调监督。

另一方面,他说,柔新捷运系统单是基础建设包括购买车厢和信号系统,预计要花费14亿令吉,整体的建造费估计至少要40亿令吉。

“交通部长陆兆福已向新加坡政府提出延期要求,同时会重新估算整个工程的费用。儘管如此,相信费用依然会维持在40亿令吉上下。除非,联邦政府接收我们提出在人行天桥上增设自动扶梯的建议,那成本可能会在上涨一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