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住木栅山脚下,邻居是歌王紫啸鸫。

2020-07-10
[导读 ] 秋末时,我如常在书房写作,窗口传来煞车似的凄厉声音,尖锐地划破林子的静寂。乍闻时,还以为是乌秋。因为牠善于模仿其他鸟类的鸣叫,声音又繁複多变。而附近平野开阔,长年下来,总有那幺五六只来去,有时还热闹地……

我住木栅山脚下,邻居是歌王紫啸鸫。

秋末时,我如常在书房写作,窗口传来煞车似的凄厉声音,尖锐地划破林子的静寂。

乍闻时,还以为是乌秋。因为牠善于模仿其他鸟类的鸣叫,声音又繁複多变。而附近平野开阔,长年下来,总有那幺五六只来去,有时还热闹地聒噪集聚,盘升滑降样样都来,俨然形成此区的小帮派。

但我随即推翻这个臆测,此急促声独一无二,尖细如煞车之紧急,还滑行了一阵。能够发出的唯有,特有种台湾紫啸鸫。以前住在阳明山附近,旁边有急湍溪流。冬初的清晨,我常听到牠鸣叫,甚而跳到阳台,因而印象深刻。

如今居住的木栅山脚,周遭都是乾旱的相思树林,并无溪涧环境。不远的地方,唯有一条狭窄的溪沟,死静地缓流,勉强让摇蚊科的红虫麕集。一个弯曲,小溪随即进入热闹的公寓街坊,成为不见天日的下水道,全然不适合紫啸鸫的栖息。十多年来,我记录了六十五种鸟类,也不曾见过牠。

后来想想,好吧,就算真有那幺一只紫啸鸫,大概也是恰巧过境,没多久就会消失的。

岂知,自然变化却朝我不曾预料的方向推展。从那天以后,我不时听到高亢的煞车声。有一回,那凄厉之鸣叫从楼下的中庭划过。声音如锋利之剑,笔直射出。那样具体的坚决和快意,彷彿直接戳向对手的胸膛。我直觉,那是在宣示主权,告知其他同类的鸟种,这儿是我的家园,最好离远一点。

叫声如此频繁,莫非这只紫啸鸫,打算在这儿长住。没过几日,有天循声探望出去,果真发现一只大鸟,伫立在住家对面的一处墙头,微光下,映出瑰丽的青黛身影。墙头正对着一处空蕩的地下室,牠未伫立多久,随即跳进去,许久再出来。我因而怀疑,这一久无人住的空间,日后恐会被牠当做住家,準备繁殖下一代。

冬末清晨,除了这一响彻天际的煞车声,未几,窗外又传来一连串婉转变化的美好鸣叫,丰富而细腻的音质轻巧起落,忽高忽低,快速起降,清朗而明亮。乍听时,还以为是画眉,但声调明显的轻柔、甜美,胜过已知的任何林鸟。

原来,那只紫啸鸫正在发出求偶期的悦耳歌曲。我悉心地聆听着,彷彿享受一位天王级歌手在清晨的演练。后来,还端杯咖啡,靠到窗口静坐。

等过了好一阵,那多变的繁複叫声结束了,我再次看到主角从地下室跳出来,继续站在墙头角的位置,彷彿谢幕般。阳光这回更充足地照射过来,牠高雅地伫立着,肃穆地望向远方。全身展现鲜丽而暗紫的羽色,犹若大菁沉澱出的蓝靛。那是任何水彩都难以调配出的雍容,心头不禁涌上一阵愉悦的激动。

原本以为,这只是一天的婉转鸣叫,加上漂亮的伫立。哪晓得,日后每两三天清晨,我还是继续听到。又或者,不小心探出头,牠就站在不远的屋顶眺望,彷彿在帮我监守家园。此时,我更加确定,这只紫啸鸫一定会在此筑巢繁殖。但牠的伙伴在哪里呢?

有一回,终于看到了一对,分别站在不同的屋顶角落。这个画面终于证实了我的猜测。紫啸鸫彷彿新来社区的移民,看上这里的环境,邀请了伙伴,尝试在此成立家园。

只是,我仍不懂,为何这只紫啸鸫会选上此地落脚。若是翻开昔时的鸟类图鉴,或者阅读相关的资料,大部分皆描述,紫啸鸫喜栖息于中低海拔山区的潮溼溪流环境。繁殖期更是寸步不离这类地点,我们甚而常以紫啸鸫的出现,判断周遭地理。

但牠们为何长期滞留在这个缺乏水域的浅山,而且雨水愈来愈少。我只能朝一个最不愿假设的方向,思考紫啸鸫的行径。或许,栖地改变了,牠们被迫迁移到此生活。抑或是,某一些我们还无法解释的原因。无论如何,牠这一开拓和移居,彷彿一个环境变迁的探测器,突地亮出红灯,也试着开出另一盏绿灯,丢出一些不寻常的讯息。

又没一个月,我看到了成鸟带着幼鸟出来活动。还不善于飞行的幼鸟,总是站在大楼边缘,等候成鸟的指示,进行下一个飞行动作。那大概是我最快乐的一天,一对新婚夫妻愿意在此落户,还有了新生代。紫啸鸫常使用旧巢繁殖,此一生活情境意味着,日后住家旁,紫啸鸫的栖息会是常态。从幼鸟活动的位置,我转而猜想,附近大楼的某一冷气窗口或隙缝,应该是牠们的住家。

结果,我真的判断无误。接下,年复一年,继续听到美妙的叫声,或者看见牠们的亮丽身影,比周遭邻居见面都还频繁。从第一次听到声音算起,晃眼过去,竟然已一个年代。紫啸鸫应该只有七八年寿命,我因而怀疑,后来遇见的可能都不是牠,而是下一代的子孙。因为这儿环境稳定,继续居住下来。

十多年前,初次遇见,以为是意外的造访,没想到竟是最早的移民。如今早晨醒来,总是听到牠美妙而婉约的啁啾。人家是公鸡啼晨,我的窗口却有紫啸鸫悦耳的鸣唱,不亦快哉。

动物小写

台湾紫啸鸫是特有种,又叫琉璃鸟。体长可达三十公分,溪鸟中体型最大者。雌雄羽色相同,全身深紫蓝色,具有金属光泽。叫声长细而尖锐,繁殖期声音婉转多变化。雄鸟终年维持领域範围,大抵栖息于中低海拔山区的溪流附近。繁殖期以外多单独活动。通常出现于岩石和屋脊等突出物。停栖时,尾羽习惯上下拍动。善于捕食昆虫,也会猎食蚯蚓、小鱼虾、两栖爬虫。长年来台湾紫啸鸫的研究,集中于石碇地区和七家湾溪,后者海拔较高气温较低,紫啸鸫的繁殖时间也后延至五月下旬才开始筑巢。营巢于岩壁隙缝、桥墩或屋檐,以草茎、藓苔、枯枝为材。学名:Myophonus insularis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