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乃缦得医治看听道与行道(上)

2020-06-17
[导读 ] ◎黄登煌(台湾教牧心理研究院教务主任)经文:列王纪下五章1-19节亚兰军队的统帅乃缦很得国王器重,他是一个英勇的战士,却不幸患了痳疯病。列王纪下五章1-19节记载了乃缦大痲疯得医治的经历。我们可从其中……

◎黄登煌(台湾教牧心理研究院教务主任)

经文:列王纪下五章1-19节

亚兰军队的统帅乃缦很得国王器重,他是一个英勇的战士,却不幸患了痳疯病。列王纪下五章1-19节记载了乃缦大痲疯得医治的经历。我们可从其中三方面来思想听道与行道的意义、听道与行道的困难;以及听道与行道的结果。

一、听道与行道的意义:
列王纪下五章14节记着说:「于是乃缦下去,照着神人的话,在约旦河裏沐浴七回;他的肉复原,好像小孩子的肉,他就洁净了。」

在乃缦照着神人的话去约旦河裏沐浴七回之前,他必须先听到神人所讲的话。「神人」就是先知,先知所讲的话,是神吩咐他讲的。所以乃缦听了神人的话,就是听了神的话──听神的话,就是听道。而乃缦「下去在约旦河裏沐浴七回」这是行动。乃缦根据神人的话,也就是根据神的话──照着神的话行,这就是行道。

根据以上的说明,听道就是听神的话;行道就是照着神的话去行。这就是听道与行道的意义。

失去谦卑就无法领受真道

二、听道与行道的困难:
从听道与行道的意义来看,听了神的话,本该就当照着神的话去行。但为什幺在雅各书中,作者还提醒弟兄们:「只是你们要行道,不要单单听道,自己欺哄自己」(雅各书一章22节)。我们从乃缦的例子思考这样的劝诫,是因为从听道到行道之间,有不少困难,需要我们用心去克服。从乃缦几次听道后的回应,阐明其中犯的错误:

1.乃缦首次听道:
乃缦首次所听的道,是神藉着他从以色列掳来服侍他妻子的那位小女子传给他的信息。她对主母说:「巴不得我主人去见撒马利亚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疯。」(列王纪下五章3节)

「乃缦带银子十他连得,金子六千舍客勒,衣裳十套,就去了;且带信给以色列王,信上说:『我打发臣僕乃缦去见你,你接到这信,就要治好他的大痲疯。』」(列王纪下五章5-6节)

从乃缦的反应,他犯了二项错误:第一项是他找错对象。小女子原本是提到,能治好乃缦大痲疯的是「撒马利亚的先知」,乃缦却找上不能治好他大痲疯的「以色列王」。这是因为他没有脱去一切的污秽和盈余的邪恶,没有存温柔的心领受那所栽种的道(雅各书一章21节)。

这怎幺说呢?

从列王纪下五章1节中对乃缦的介绍是:「亚兰王的元帅乃缦在他主人面前为尊为大,因耶和华曾藉他使亚兰人得胜;他又是大能的勇士,只是长了大痲疯…。」这样的介绍,暗示在乃缦心中,他念念不忘自己的身份,是:亚兰王的元帅、在亚兰王面前为尊为大、使亚兰人得胜,以及他是大能的勇士。

炫耀的心带出错误行动

这四项身份使乃缦心中满了自高自大,是他心中的污秽和盈余的邪恶,使他觉得只有以色列王才配与他见面;也使他不能存温柔的心领受那小女子要他「去见撒马利亚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疯」的信息。这四项身份使他忘了他长了大痲疯,需要医治,这件最重要的事。

可见听道不能行道,重要的原因,就是听道的人以他的社会地位自傲,不肯存温柔的心领受那所栽种的道。

乃缦的第二项错误,是他用错方法。当乃缦去求医时,列王纪下五章5-6节指出,他带着四样东西去求医:银子十他连得、金子六千舍客勒、衣裳十套、亚兰王写给以色列王的信。

这四样东西归纳起来,包括两类:一是贵重的礼物;二是国王的介绍信。乃缦以为这几样东西,将确保自己万无一失的得医治。他忘了带着一颗温柔的心、一颗渴望痊癒的心,却带着一颗炫耀的心。

今天很多社会上有些许地位的人,所走的路不就是乃缦的路吗?

痲疯元帅高姿态求医治

2.乃缦第二次听道:
乃缦第二次所听的道,是神藉着先知以利沙传给他的信息。

「…神人以利沙听见以色列王撕裂衣服,就打发人去见王,说:『你为甚幺撕了衣服呢?可使那人到我这裏来,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列王纪下五章8节)

乃缦第二次所听到的道,是神人以利沙奉神的名说的话。以利沙说什幺呢?(a)可使那人到我这裏来:以利沙要乃缦来找他;(b)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以利沙这句话表明他是神的先知,神必藉着他医好乃缦的大痲疯。

「于是,乃缦带着车马到了以利沙的家,站在门前」(列王纪下五章9节)。

但乃缦这次仍犯了二项错误:

乃缦还是找错对象!

乃缦应当站在以利沙面前,但他却站在以利沙的「家门前」。以利沙「家的门」岂能医治他的痲疯病?他站在以利沙的家门前,既不叩门,又不出声求医治。这岂不表明他等候以利沙出来迎接他吗?

显然,乃缦只听到「以利沙要我来找他」,这句话使他心里想到自己堂堂是在亚兰王面前为尊为大,是使亚兰人得胜的大能勇士──竟然要亲自登门拜访一位不认识的先知,心中不禁升起一把无名火,或许他根本是怒气沖沖地站在以利沙的家门前!

太快动怒再次错失宝贵信息

雅各说,听道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雅各书一章19节),乃缦却快快的动怒,以致没有听到「以利沙是神的先知,神必藉着他医好乃缦的大痲疯」这大好的信息。如果他听到这大好的信息,当他到了以利沙的家,想到神必藉着以利沙医好自己的大痲疯,乃缦一定是迫不急待地举起大能勇士的双手,叩门求医。

第二项错误,在乃缦第二次听道后,还是用错方法。列王纪下五章9节指出,他带着「车马」到了以利沙的家。「车马」代表他的身份和地位,暗示他忘不了他的身份和地位,站在以利沙的家门前,向以利沙炫耀;但他却忘了他是大痲疯病的求治者。

该忘的,他忘不了;不该忘的,他却忘光了;以致乃缦没听懂以利沙「表明他是神的先知,神必藉着他医好乃缦的大痲疯」这宝贵的信息;也没警觉到他罹患痲疯病的严重性。

当乃缦来到以利沙的家门前,却缺「叩门求治」这临门一脚,反以「车马」向「没有车马」的以利沙示威。

快快的动怒,是乃缦二次听道却不能行道的原因。(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从乃缦得医治看听道与行道(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