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评论》美食漫画的台湾,与台湾的美食漫画

2020-07-22
[导读 ] (照片素材由台北市漫画工会提供,图像合成:陈宥任)去(2018)年10月由台北市漫画工会主办的「第二届台湾漫画节」,以台湾美食为主题,邀请了百名漫画家创作「台湾美食神兽录」手绘捲轴,并有设计吉祥物的「……
漫画评论》美食漫画的台湾,与台湾的美食漫画

(照片素材由台北市漫画工会提供,图像合成:陈宥任)

去(2018)年10月由台北市漫画工会主办的「第二届台湾漫画节」,以台湾美食为主题,邀请了百名漫画家创作「台湾美食神兽录」手绘捲轴,并有设计吉祥物的「美食萌星绘」。

于是我们看到,台湾各式具代表性的料理、小吃纷纷化身为神人异兽,例如嘉义火鸡肉饭,变成相貌甚为惊骇、却守护着正统火鸡肉饭的「火鸡鸟人」;台南的鳝鱼意麵掺入科幻元素,养殖场的中枢人工智能失控,培养出巨大的鳝鱼女王;基隆的鼎边趖被发想成黏着碗漫步滑行、张大嘴吸啊吸的「鼎鼎小妖精」;甚至连「台式泰菜」月亮虾饼都入列,幻化为能招百虾做飨饕饼的「月之虾人」。

这些神兽、吉祥物着实吸睛,同时也代表台湾漫画(家)丰沛的原创能量。工会理事长赖有贤受访时表示,台湾漫画可以跟许多领域跨界合作,例如美食吉祥物便很容易被接受,成为很好的IP(智慧财产)加以应用、延伸。




美食萌星绘(照片由avinshu提供)

但话说回来,所谓的应用、延伸其实便是寄语未来,而非现有已达致的成果。交大通识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王佩迪在〈蓬勃生机,蓄势待发:俯瞰2018台漫版图〉中提醒,漫画透过展览的方式呈现,仍可能有所侷限,例如「若仅展出原稿或单幅画作,往往只能表现出作者绘画与构图技巧,容易忽略画格安排,以及页与页之间的连贯性与叙事性,而这正是传统漫画的特色。」

换句话说,当第二届台湾漫画节选择将漫画与台湾美食作结合,当我们展出两百幅/只美食神兽和吉祥物的同时,却并不代表台湾的美食漫画已经蓬勃发展了。事实上,当我们说起「美食漫画」时,你我脑海中浮现的,会是台湾本土的作品吗?




于今年重新展开连载的《中华一番!极》(取自fomos)

多元细緻的日本美食漫画

美食漫画,又称作料理漫画,基本上是以菜餚、厨技、料理人、餐厅等烹饪的相关事物为创作题材的漫画作品。无庸置疑,这类漫画的大宗在日本,且发展得极为细緻。

最常见的美食漫画,题材多是素人或学徒(通常具备不世出之天份)的修业成长道路,过程中解决了顾客的疑难杂症,并进行刺激精彩的料理对决。《将太的寿司》、《中华小厨师》、《炒翻天》、《食戟之灵》等,都是这类作品的代表。

而知识系的《筑地鱼河岸三代目》、《铁路便当之旅》,或人情系的《深夜食堂》、《孤独的美食家》,在市场上也占有一席之地。此外,以美食作为触发核心的,还有特殊系的《料理复活王》(简直就是「抢救贫穷大作战」)、《美食侦探王》(透过食物推理解决案件)等,亦有不少读者喜爱。

日本美食漫画的细緻多元,使得它们化身成为促进观光与推广食文化的利器。许多外国人士在尚未品嚐过日本料理之前,早已先从漫画认识了寿司的捏製、拉麵的汤头,以及传统料亭的诸多坚持。

日本的美食漫画甚至影响了周边国家对食物的表述方式——每当影视节目中的料理揭开时,画面上迸射出万丈光芒;又或者人们把食物放入口中,大喊着「口中有大海在跃动,鱼群在游泳!」时,你我都能会心一笑。据说尾濑朗的代表作《夏子的酒》,甚至还启发了台湾的农会总干事,派人赴日学习酿酒技术,回台开设酒庄,酿製属于台湾的美好清酒。

日本美食漫画中的台湾

台湾邻近日本,彼此在近代历史上有着千丝万缕的关係,台湾亦为知名美食国度。令人感到好奇的是,既然日本的美食漫画如此丰富蓬勃,当中是否有提及台湾的桥段?

对于这个提问,事实上在巴哈姆特或PTT上都已有网友整理。其中以《美食大胃王》、《铁路便当之旅》(台湾+沖绳篇)、《大使阁下的料理人》和《拉麵王》所描绘的篇幅较多、内容比较深入。

在《美食大胃王》第19卷中,轰轰烈烈的「食-1锦标赛」结束,主角大原满太郎转战由台湾国际贸易公司举办的世界大胃王比赛「食轮盃」。竞赛地点在台中,却要众选手从台北搭乘高铁南下,并在车厢上进行了限时吃火车便当的预赛。

漫画里出现不少台湾知名景点,位处台中郊外的养生会馆,外观简直是台北故宫;而竞赛使用的「关羽房」,号称模仿台南的关帝圣君像建造,但上头的巨型神像,则根本是高雄元帝庙的玄天上帝。这应是作者在取材上有所误差。

《铁路便当之旅》(台湾+沖绳篇)可说是单行本以外的「特别篇」,主人翁中原大介收到瑶瑶与妹妹的邀请函,经由沖绳来到台湾,搭乘铁路进行环岛之旅。作品中提及许多台湾铁道知识,并对于台铁、奋起湖、池上、福隆等知名铁路便当,有相当细緻的描绘。

从书末后记、致谢名单,以及内容着重描绘台湾的美好光明面来看,整部作品的观光宣传意味浓厚。值得一提的是,作者还将台湾超商模仿他漫画封面的便当放入书中,其实是对超商的侵权行为表达了小小的抗议。

《大使阁下的料理人》第19卷,则大胆触及台湾与中国之间的政治议题。大使馆料理人大泽公受仓木大使所託,带着私密书信来到台湾,转交的对象赫然是台湾前总统张昇龙!后续张昇龙(强行)以个人名义访日,还在福冈博多湾的游艇上,与中国的「杨前主席」(影射江泽民)进行祕密会面。

漫画中的这位台湾前总统,毫无疑问指涉的是李登辉,其住所外观根本就是翠山庄。而他所谓「过去的日本人可不会这幺懦弱」、「反而是我们比较了解大和精神」的论调,也给人一种彷彿在阅读小林善纪《台湾论》的感觉。

不过大泽公表示料理无国界,持续做出美味料理即是他的矜持与自尊。尔后他成功以苹果代替鸡肉,重现了张昇龙怀念不已的60年前「亲子丼」;也在张赴日时,做出老同学家乡的乡土料理「内脏寿喜烧」;更在游艇上以诸葛亮平息河神愤怒的典故,端出49颗混合龙井茶叶与肉馅的馒头,成功让台湾前总统和中国前主席坐下来谈事情。如此的情节铺排,使焦点收束于料理上,完美演绎了透过食物传达心意的漫画主旨。

比起浓浓的政治味,《拉麵王》第4卷更专注在食物与味觉上。凯祥是台湾牛肉麵大王的二代,却着迷日本拉麵;他与杏子相恋,杏子的父亲葛西先生则在台成功开设「日式拉麵」店。为了获得认同,凯祥在台湾推摊车卖拉麵,口味虽道地却乏人问津,甚至被批评为「偏爱日本的公子哥儿煮的享乐拉麵」。

此中关键,其实在于台、日之间的味觉不同。对台湾人而言,动物性汤头的鲜味过于浓腻,也不适应煮得硬爽的麵条,反倒「汤不够浓、麵条太软」的台湾「日式拉麵」较容易被接受。尔后主角藤本浩平协助凯祥,以大量蔬菜加上虾头,熬煮出既清爽又有深度的高汤,麵条则改以加水率较高的喜多方拉麵,完成了台湾人和日本人都会喜欢的拉麵。最终凯祥、杏子的恋情也获得双方家长认可。

综合而言,这些作品中的台湾片段,自然不乏许多经典/刻板意象。例如龙山寺、各大夜市、牛肉麵、红蟳米糕便出现数次;而有些认识也未必準确,如《大使阁下的料理人》提到茶叶料理在台湾很普遍,事实上并非如此。

有趣的是,日本人似乎非常在意「八角」这个香料:《拉麵王》中藤本品嚐牛肉麵时提到八角;《美食大胃王》中滷排便当的八角味,深深困扰满太郎,令他差点无法通过预赛;《铁路便当之旅》环台一圈,也不断提及八角,甚至得出「南部食物八角味较淡,北部食物八角味较浓」的论点。八角似乎成为日人认识台湾料理的关键味型。而透过这些漫画的描绘,我们也得以观察日本究竟如何「看见」台湾与台湾料理。

台湾的美食漫画

相对于日本来说,台湾的美食漫画显得贫瘠许多,不少人甚至会发出「台湾有美食漫画吗?」的疑问。但若仔细追索,台湾漫画史上多少还是能寻觅到这类型作品的蛛丝马迹。

1995至97年连载于东立《龙少年》,由沙朗原作、黄聪毅所绘的《我是大厨师》(后有单行本4册出版),或许就是国产漫画迄今为止最具「料理」本色的作品。

故事描述办桌世家二代的李泰卫,瞒着母亲偷偷练习作菜,后来在「神厨」的刺激下,放弃升学前往台北学习厨艺。他先是帮助牛肉麵摊改善味道,然后阴错阳差进入新世界大饭店担任学徒,并参加厨艺新人奖大赛,最终以些微差距夺得冠军。同时间,老家的恶霸却发起「拼桌」比赛,他连夜回乡,而比赛中的对手们也义气相挺前往帮忙。

《我是大厨师》走的是学徒学艺并参加料理竞赛的传统路子,故事架构尚称完整,部份情节略显生硬,结局也有些仓促「烂尾」。里头的升学主义和性别梗(对于容貌不佳女性的嘲弄),今日观来甚至令人颇感刻板化与不适。但从另个角度来说,那或许可视为1990年代台湾社会普遍价值观的凝结呈现吧。

之所以说《我是大厨师》是最具「料理」本色的国产漫画,乃因为它「直面」了食物烹调本身。例如以青木瓜快速炖煮牛腩、用「冰冻草鱼」概念製作夏日的清爽牛肉麵,或将诸多材料精华一滴不漏包裹于鸡蛋中的创意料理……甚至对料理哲学与待客之道,漫画中也有所阐述。

更重要的是,《我是大厨师》中的菜色并非西式、日式料理,基本上全是台菜。漫画中演绎了办桌文化、台湾厨房的分工组织,以及相当重视刀工雕刻的大菜呈现方式等,具备浓厚的台湾本土特色。

此外,这部漫画出版于1990年代中期,今日回看,它也为当时的台北留下了一些历史印记:例如泰卫落脚台北的第一站,便是已被拆迁的郑州路牛肉麵街,那里牛肉麵的大份量与巷弄摊位气氛,迄今仍令许多人怀念。

此外,1996年中华美食展的举办场地,是外贸协会租用的「松山机场展览馆」,民航局在当年10月便将该场地收回,改建为今日松山机场的第二航厦。这部漫画也为该场馆的「展览」功能留下了最后身影。

在《我是大厨师》之后,2010年爆野家Bakunoya出版《魔厨》,2012年推出《临时预约.阴阳堂》;而阮光民在2012年先有《幸福调味料》,其后又出版《天国餐厅》共3册。不过严格说来,这几部作品都无法称得上是美食漫画。

《魔厨》和《临时预约.阴阳堂》的背景设定一西一中,除了在剧情连贯上有硬伤之外,这两部作品应该属于奇幻漫画。正如作者所言:「故事还是围绕在人或妖怪身上,料理只是帮助他们表达情感的辅助道具。」

阮光民的作品叙事流畅,情感的渲染及渗透力都强,但无论是柑仔店的茶叶蛋、手工酱油,或车祸后能跟阿飘沟通者所开的餐厅,两部作品基本上都更接近人情漫画,作者着墨的重点在于人与人的羁绊。

2017年出版的《五味八珍的岁月》原是名厨傅培梅的自传,经植剧场改编为电视剧及漫画,电视剧本由温郁芳、张可欣编写,漫画则由左萱绘製。漫画版的内容较电视剧简洁,主视角定在女僕阿春这个角色,真挚刻划了1950年代的台湾社会景况,以及傅培梅与阿春之间的主僕情谊。




《五味八珍的岁月》漫画版

《五味八珍的岁月》电视剧前导预告

整本作品可视为半部美食漫画,傅培梅由原本对料理一窍不通,到花钱向餐馆名厨请益学习,直至成为台湾第一位烹饪节目主持人,过程中对于菜色的钻研、料理技法的斟酌,往往能令读者食指大动。

若要说最接近「美食漫画」这个属性的,目前正在CCC创作集上连载的《友绘的小梅屋记事本》,或许值得期待。这部漫画将背景设定于日治大正时期的台北,日本女高校生友绘是料亭小梅屋的第三代,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她接下园游会饮食组的任务,负责与各店家接洽。




《友绘的小梅屋记事本》内页(取自CCC 编辑部FB粉丝专页)

故事中,友绘和组员们在舅舅的带领下,接触了荣町的日式甜点、本岛产的茶叶、铁道旅馆的西洋料理;更在本岛人同学的引介下,前进不熟悉的大稻埕,品嚐了割包、爱玉冰,以及春饼、鸡管、蟳丸、炸芭蕉等台湾料理。就作品目前的发展而言,《友绘的小梅屋记事本》确实是部美食漫画,体现了1920年代台湾台北的饮食概况,以及内(日)台之间的成见与互融。

期待更多国产职人漫画

综合上述,台湾的美食漫画虽然没有从缺,却也着实稀缺,原因或许可以归究于台湾漫画发展的整体低迷。但换个角度思考,纵使台湾漫画蓬勃发展,台湾的美食漫画便会多所展现吗?近年来关于台湾缺乏职人剧、知识剧的讨论,或许能带给我们另一种视野。

本文事实上并不是要特别高举「美食漫画」这个单一类型,而是认为台湾漫画家在作品取材上,不妨更深入现实中各行各业的脉络肌理,将专业知识融入剧情,编织引人入胜的巧妙情节。这说不定是台湾漫画值得追求的道路,或是谋求发展的另类契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