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会自己没事⋯大脑想保护她,却让她极度恐惧和痛苦

2020-07-03
[导读 ] 美国儿童创伤医学博士布鲁斯.D.培理,长期以来一直关注创伤压力对儿童身心所造成的影响,他认为,虽然人类的大脑发育要到20几岁才完成,但基本结构和体积、重量,在三岁以前就发育85%。在这个阶段,若因疏……

美国儿童创伤医学博士布鲁斯.D.培理,长期以来一直关注创伤压力对儿童身心所造成的影响,他认为,虽然人类的大脑发育要到20几岁才完成,但基本结构和体积、重量,在三岁以前就发育85%。在这个阶段,若因疏忽、无知或恶意而使儿童受到伤害,又没有正确的疗癒,创伤压力对大脑所产生的影响将左右身心和人格发展。

培理也把自己担任儿童精神科医师的评估经验彙整成《遍体鳞伤长大的孩子,会自己恢复正常吗?》,帮助儿科医师从蛛丝马迹中,去判断一个孩子是否身心受创,而底下就是他接到的一个案例。

当面对一个亲眼目睹母亲被谋杀孩子

面谈后,珊蒂的形象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

一个三岁小孩,喉咙被割伤,在妈妈四肢遭到反绑、血淋淋与冰冷的尸体旁啜泣,试着安慰妈妈,同时又期待妈妈能醒过来安慰她。当时,她一定非常无助、困惑与恐惧!

我和她目前的寄养家庭、新的社工及她的亲戚谈过。从他们提供的资讯中,我得知她有严重的睡眠问题,经常处于焦虑状态,也愈来愈常受到惊吓。她与我治疗过的越战军人一样,听到一点声响,就会心惊胆颤;她还会不时做白日梦,神游时很难被叫醒。不清楚她病史的医生,可能会诊断她患有「失神性」或「轻微」癫痫,因为她在发作的时候彷彿没有意识,对外界也没有反应。

有时候,珊蒂还会打人、突然发脾气。这些行为没有模式,因此她的寄养家庭找不出原因。他们说蒂娜还有其他「怪异」的行为:不愿意使用银製餐具。不出所料,她特别害怕刀子;但她也不喝牛奶,甚至不敢看装牛奶的瓶子。门铃响的时候,她会像只受到惊吓的猫咪,马上跑去躲起来,有时寄养父母要花个十几、二十分钟才找得到她。偶尔,她会躲在床底下、沙发后面或厨房水槽下方的橱柜,身体抽动着大哭。

孩子真的恢复力强吗?光从珊蒂的惊吓反应来看,我就知道她的压力反应系统出现过度反应。「失神」、刻意迴避问题、经常躲起来与特别害怕某些事物等症状,都是她的大脑为了逃避创伤而形成的防卫反应。了解这些防卫的机制,才能帮助她与其他有类似问题的孩子。

你以为忘了,其实大脑只是自己创造了一个解释

出生后的每一天、每分每秒,大脑都在处理感官不断接收到的讯号,甚至最初在子宫内也是如此。影像、声音、触感、气味与味道--所有原始的感官资料都将进入大脑的低层部位,而大脑再将这些感觉层层分类,比对之前储存的模式,最终做出反应(如果必要的话)。

许多情况下,讯号的模式都是不断重複、非常熟悉且安全的,这些模式符合的记忆模板也已经深植于大脑,因此基本上大脑不会注意它们。这种耐受力的形式称为「习惯化」。我们会忽略寻常情况中熟悉的模式,因此不会记得生活中的大部分时候,像是刷牙或穿衣服等日常琐事。然而,当熟悉的模式在陌生的情境中出现,我们就会记得。例如,你去露营,早上刷牙时看到日出。那一刻的动人景象会使你记住这次的特别经验。

情绪是情境的强烈标记。在这个例子中,日出带来的愉悦是「刷牙」记忆模板里不寻常的经验,让这次刷牙的记忆变得鲜明难忘。 同样地,假如你刷牙时刚好发生地震,房子倒了,这个事件便可能永远留在你心中,每当刷牙时就会感到不幸。

负面情绪通常会比正面感觉更令人难忘,因为回想具威胁性的事物及尽量避免类似情况再度发生,大多是生存的关键。举个例子,有只老鼠在遇到猫之后,若没有记住猫的气味,是不可能存活太久的。然而,这种联想也可能成为创伤症状的来源,以刷牙时房子倒塌的地震生还者而言,光是看到牙刷,恐惧的感觉便有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就珊蒂的情况来说,牛奶曾经让她联想到妈妈的照顾与营养的食物,如今成为从她的喉咙渗出来的液体,也是躺在地上不动的妈妈「不喝」的东西;银製的餐具不再是用来吃食物的工具,而是会杀人、伤人的可怕凶器;而一切悲剧的起始点―门铃,每次一响起,就像在宣示凶手的到来。

对珊蒂而言,这些稀鬆平常的事物,都变成唤起可怕记忆的线索,让她处于持续的恐惧状态中。这当然令她的寄养父母与老师困惑,他们不知道她经历过什幺事情,因此常常找不出孩子怪异行为的起因。他们不懂,珊蒂上一刻还乖巧可人,怎幺下一刻就变得暴躁、不听话。这样的暴怒行为似乎与大人们想得到的事件或互动都没有关係,但这种看似不可预期的冲动行为其实是合理的--她的大脑在试着根据之前对外在世界的认知来保护她。

—本文摘自柿子文化出版《遍体鳞伤长大的孩子,会自己恢复正常吗?》

延伸阅读

大力摇晃宝宝变成植物人⋯医师:这就是虐婴!
一出生就是小毒虫 被迫染毒的宝宝应该怎幺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