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天使(2)‧20年来奉献病患‧柳楣给临终温暖

2020-06-15
[导读 ] 柳楣只是一名平凡的工厂会计员,但听过她数十年来经历的临终关怀义工生涯后,你一定也跟我一样,从她身上看到闪动的灵魂。50岁的沈柳楣,20余年前曾在英国当过护士,30岁开始当义工。看到柳楣把大半辈子时间和……
临终天使(2)‧20年来奉献病患‧柳楣给临终温暖柳楣只是一名平凡的工厂会计员,但听过她数十年来经历的临终关怀义工生涯后,你一定也跟我一样,从她身上看到闪动的灵魂。50岁的沈柳楣,20余年前曾在英国当过护士,30岁开始当义工。看到柳楣把大半辈子时间和精力无偿奉献给许许多多走到生命尽头的不幸者,你一定说:她肯定来自一个幸福的有钱家庭,有一位背后非常支持她的丈夫,或她单身,无牵无挂,所以可以完全投入到义工生涯中……。柳楣从容、平静的告诉我:“我是单亲妈妈。”说着时,她表面是那幺地若无其事,可事实上却背负着一个比任何人都沉重的担子,在所剩不多的多余时间中,她交给了需要她帮助的人。“我们不只为活着而活着,我们要为更多人快乐地活着而活着。”这就是柳楣,一个少见的好人。做临终关怀工作这幺多年,让沈柳楣的心态变得更好,也感觉更加幸福。每一个接触她的人都会问,为甚幺50岁的人看起来还那幺年轻呢?她就会说︰“因为我做义工啊!”在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后,这位单亲妈妈并没有忘记“活着”的意义,反而更积极的去完成自己过往一直无法为病人达成的愿望──加入临终关怀爱心队伍,至今她依然坚持的任务。“我们不只为活着而活着,我们要为更多的人快乐地活着而活着。”伟大的柳楣十多年来一直都这样坚信,也这样做。她说,在形形色色的临终者面前,她是关怀者,也是被关怀者,因为与死亡的亲密接触,让她更懂得了生命的真谛。柳楣,20多年前曾经在英国当过残疾人士部门的护士,与一群孤寡、无助的病人相处了两三年时光,尤其看到一双双在最亲爱家人弃之不顾后、对生活、明天及亲人绝望的眼神,让她的感动与日俱增,回马后那几年,这感觉经常还会在她脑海闪现。“回来后,我就投入到和先前全然不同的领域。以前在工厂里工作,朝九晚五又呆板,总觉得人生少了些甚幺。一天,在逛街时,我无意中看到贴在墙上的一张“寻找义工”传单,多年来一直无法达成的遗憾,我想就是它了,那天,没有一点犹疑,我就去报名了。”柳楣选择了当临终关怀义工,她说,对于那些恢复了健康的病人来说,出院回家是一件快乐的事,但对那些晚期癌症患者而言,出院回家意味着放弃治疗,在痛苦和绝望中等待死亡。“那将是一段多幺悲凉与痛苦的日子,我希望能献出我的一分心意,至少让我帮他们达成一些小小的愿望。”大汗滴小汗赶探望柳楣当义工后,其实对自己的生活造成诸不便,比如她是一个单亲妈妈,唯一的儿子需要她更多的关注,又比如,她没有交通工具,每回执行任务做探访时,都得大汗滴小汗地到巴士站搭公车,但是,就算是顶着大风大雨,她依然不想让等待的病人失望,而週六及週日是她仅有的时间,因为她不想就这样白白浪费。“的确,来当义工,每天要面对离离合合,首先要有的就是很理性的心态,但在看到病人一个个离开时,尤其是一位让她敬佩的男教师患者,我还是忍不住难过得想哭。其实,她常觉得自己的心态很矛盾,一方面很想帮助垂死挣扎的临终者,一方面却又无能为力,毕竟没有人能阻止生命的流逝。不过,她表示,临终关怀这份工作的确让她尝到很大的满足感,至少,让临终的病人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日感受温暖,就像一个病人曾经对她说的:“你比我亲人还亲。”还有甚幺比这样的话更有意义?教师病患乐观面对在柳楣的一些病人中,有些对她影响深远,比如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男教师。他是她早前接触过的末期骨癌病人,也是她遇上最坚强而乐观的病人,从他身上,她看到了死亡并不可怕,也看到了“不抱怨、积极面对生活,其实就是对自己最大仁慈”的真谛。认识他时,他已辞去了教师的工作,之后更截去了一条腿,可还是没能阻止住癌细胞在他体内肆虐,或许不想增加家人的负担,他坚持离开同住的家人。“我们为他找到了一间小屋,他也为自己报名了钢琴班,之后更积极报考大学,彷彿完全不把自己即将离世这件事放在心上。”“他是我见过最勇敢最坚强的病人,至死,都一直很努力地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从来没掉过一滴眼泪,我和他有着相同的乐观,因此我们也特别投缘。”这病人的坚强意志深深感动她,所以她一有空就主动载送他去钢琴班,又或者推着他去逛逛街,买一些日常用品,知道他很喜欢跟小孩相处,她更刻意安排自己的孩子和小朋友们陪他一起温习功课,以重温他的教师梦。在陪他聊天的当中,往往连柳楣自己也疑惑了,到底谁是开解人?“这病人实在太积极,没来得及为自己的病情难过,就已非常乐观地为自己余下的人生做出最完善的安排,就算是一只脚没了,拿着柺杖吃力的走在街上,却还是可以很从容自得的购物、搭公车,从不把四周的异样眼光当一回事。”问他何以活得如此勇敢坚强?他的答案总是:“人反正都要死,最重要的是,活着的时候你是否已过着你要的人生。”“这位朋友和我们相处了约一年半的时日,看着他一日比一日憔悴,后期更是已经说不出话来,钢琴班也无法上了,很难过,他报考的大学后来批了,但他的健康开始每况愈下,很遗憾地再也没机会完成这最后的愿望。”临走那一刻,柳楣并没有在他身边,直到他去世后,收到一封他写给他们感谢的信时,她安慰地表示,他的确与一般的癌症病人很不同,他走得是那样的安详,那样的平静,一直都是这样。病人需家人支持和打气柳楣接触的个案中,也有不少爱滋病患,而这些病人往往比一般病患承受更多的心理压力。“一听到‘爱滋病’,每个人都会很自然地恐惧、迴避,可恶的是,病人的家人常也会有相同的反应,这对病患来说,是多幺痛心难堪的事啊。”她说,在开导爱滋病人的同时,她们往往也必须苦口婆心地对病人家属进行家访,把正确的观念带给他们,有亲人的支持和打气,相信病人可以活得更好。“曾遇过一名被丈夫传染爱滋的妇女,她的宽容带给我很大的感触,丈夫去世前获得她的原谅,而接下来的日子,她更很勇敢地扛起照顾5名孩子的重任,这份决心和毅力,让我打从心里佩服。”这位坚强的病人也带给她一个讯息:“要照顾人的同时,也要先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而这些基本条件对一个临终关怀人员来说,也是最重要的一环,所以定期检测身体和爱惜自己,是我每一天都努力去做的事,以免把病菌带给身边的病人。”常带着儿子进行任务柳楣绝对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义工,在执行任务前,她会要求自己把单亲妈妈这个角色先处理好,这是她自己对自己的承诺。“常常,我也带着儿子去进行任务,虽然他现在的学业非常忙碌,再也没时间参与,但是临终关怀这样的活动,让他学习到更多的人间温情,对他成长的帮助真的很大。”所以,她一直都觉得充实的人生对一个单亲妈妈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健康的心情,更会影响孩子。“之前,儿子常嚷着我带他去看星星,后来我把病人的孩子也一起带了过去,儿子有伴自然开心,而我也因为能帮到病人而快乐,时间上只要能妥善安排,我相信单亲妈妈能做的还是很多。”她开朗地说,相较之下,她这位单亲妈妈的确非常幸福,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一个很争气的儿子,又有一个过得很有意义的人生。/副刊‧报导:林春莲‧2008.04.01

上一篇: 下一篇: